您的位置 :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全世界都求我和你離婚最后一章在線閱讀 言忘書湛璟燁全文小說完整版

全世界都求我和你離婚最后一章在線閱讀 言忘書湛璟燁全文小說完整版

時間:2019-10-17 15:40:24編輯:雨綠

人氣小說《全世界都求我和你離婚》由知名作者長石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的主角是言忘書湛璟燁,文中感情敘述細膩,情節跌宕起伏,卻又順暢自然。下面是簡介:【1V1甜寵+歡脫+女強+打臉爽文】將總統府鬧得雞飛狗跳后,言忘書果斷帶著肚子里的球跑路了。總統大人面上波瀾不驚,暗里卻咬牙切齒的發狠,找到人后,一定要鞭子蘸鹽水,狠狠的抽一頓這個小冤家不可。然而找到人后的畫風卻是這樣的——“乖,回家!”總統大人柔情似水,滿目全是縱容與寵溺。隨從瞬間酥趴了一地。言忘書很傲嬌:“我不,我要和你離婚!”總統大人瞬間黑了臉:“你說什么?”這個被寵壞的女人,絕對是欠收拾。“我……我說我要和你離婚!這不是全世界一直都在期盼的事嗎?”面對總統大人極其恐怖的凜冽氣息,言忘書硬著頭盡量做到輸人不輸陣仗。“休想!”湛璟燁的面色已經滲出了冰渣。“那就別想

《全世界都求我和你離婚》 第1章 雞飛狗跳 免費試讀

盛國,聞名于世界的紅鉆宮總統辦公室內——

總統湛璟燁坐在辦公桌前,微鎖英眉,修長如被藝術家刻意修剪過的白皙大手,正握著一桿特制的鑲祖母綠的鋼筆,在面前的文件上“沙沙沙”的做著批示。

窗外斜射進來的光線,鍍在坐的筆直如一名接受過特殊訓練的男人身上,使那張若古西臘雕塑般被精雕細鑿的臉,更加透出了一股神圣與威嚴,卻又帶著極盡的神秘之感。

一身獨家訂制的黑色手工西裝,貼合的穿在他的身上,雖是坐在那里,仍是完美的勾勒出了其高大、健美的身姿。

“閣下……”內閣大員,也可以說湛璟燁左膀右臂的重臣之一——湯安臣,輕扣了一下房門后走了進來。

“說!”甚至連頭都沒有抬一下,獨屬于湛璟燁富有磁性卻又極度冷冽的聲音響起。

“我進來時,府里的下人正等在門外……”湯安臣一臉為難的表情,欲言又止。

“讓他進來!”

湯安臣敏銳的感覺到,總統大人的聲音已經透著冷氣。

“閣……閣下……”進來的下人用力的低垂著頭,卻不難看出,聲音在發抖的同時,身體也在瑟瑟的發抖。一身純白色的下人服,染上了一條一縷黑色的污漬。

“哎喲……快說呀!”感覺到總統大人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冷,湯安臣皺起眉頭,在一旁低聲的開口催促那個下人。

“是!

閣下,老夫人讓我來請您回后府一趟。

夫人……夫人她……”

說到這里的時候,那個下人聲音更加的打起顫來。

“夫人又怎么了?快說啊!”對面帶著寒霜一樣的氣息已經漫布開來,看著下人說話費勁的那個樣子,湯安臣真想上前給上他一腳。

“夫人她把閣下的‘風暴’全身的毛都給剃了,現在正在讓六七十個下人在后花園里做蛙跳。

還說,做不夠五百個的,就讓他們一口氣喝下兩升的水,然后三小時內不準上廁所!”

那個下人在湯安臣的催促下,一狠心,想著橫豎都是個“死”,早死早托生,便咬了咬牙,一口氣都說了出來。

不過,一想到夫人說的三小時內不準上廁所的話,小腹好似立即有種隱隱的脹痛之感涌了出來,不覺雙手便捂了上去……

空氣更加的冷了起來,不要說是湯安臣,下人甚至已經感覺到呼吸都發生了困難。

擱筆、起身,湛璟燁已經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下人看了看湯安臣,還處于有些傻愣的狀態。

“看什么呢?走呀!”湯安臣這次真的踢了這個木訥的家伙一腳,隨后緊跟著湛璟燁往外走。

心里卻是越發的沒底。

自這位總統夫人入府后,已經積累了“豐富”經驗的湯安臣,不知道這位總統夫人這次又會把他們一貫冷靜自持、高冷威嚴,甚至連泰山壓頂都會毫不變色的總統大人,給氣出怎樣的一種令人驚掉下巴的表現來。

“啊?哦……”下人盡量將自己蜷縮到最小的面積,雙腿發軟的跟在了兩人的身后。

剛走到后府的門前,就已經聽到從后花園內傳出來的聲色各異的“***”之聲。

湯安臣看到,總統大人的背影已帶了蕭殺之氣。

才轉入到后花園綠色蓬蔭的邊緣地帶,便已能清晰的看到,正有幾十個下人,雙手抱頭,圍著后花園中心的那個大花壇排著隊的在做著蛙跳。

一邊跳,嘴里還一邊氣喘吁吁的喊著:“我是豬,只記吃、不記打;我是狗,不長眼、狗眼看人低……”

跳著跳著,有跳不動和跳不穩的,就趴在了地上。這時,便會有兩個下人上來,將這個趴在地上的人拖到一旁擺了一溜兒大水瓶的臺階前。

而被拖過去的人,絕望的看著眼前那滿滿的一大瓶水,隨后,悲壯的抱起來,閉上眼睛,開始一口氣不停的往下灌。

看到這樣一副“壯觀”景象的湛璟燁,臉色早已發青,邁著大步正要繼續往前走……

突然,眼角的余光掃到一個泛著粉灰的不明“生物”向著自己直撲過來。

走在湛璟燁身后的湯安臣,同一時間也感覺到了這一“危險物體”,湯家世代以輔佐湛家上位者為己任的強烈忠誠因子,在這一刻瞬間的爆發。

湯安臣一個飛身,已經擋在湛璟燁的身前。

只聽“撲通”,重物墜地的聲音響起。

湛璟燁低頭去看……

一個光禿禿的“怪物”趴在了被撲躺在地的湯安臣身上,一人一“物”,正以一種無比親密的姿勢,貼合在一起。

湯安臣第一時間只覺得唇上一涼,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除了咸咸的味道外,還有淡淡的一股腥臭味兒撲鼻而入。

湯安臣睜大了雙眼,仔細一看正與自己“熱吻”的不明“生物”,大腦當機了數秒鐘后,突然,一陣殺豬般凄厲的嚎叫聲響起——

“啊!我的初吻……我被一只狗奪去了保存了三十年的初吻!

天殺的,風——暴……我要殺了你,我要吃了你的狗肉!啊……”

湯安臣持續不斷的哀嚎。

而作為當事人,不,應該說當事狗的圣伯納犬——風暴,被湯安臣的嚎叫刺得用力甩了甩“狗頭”。

瞬間,湯安臣的嚎叫聲分貝增加了數倍,風暴把口水甩了他一臉,還有幾絲直接甩進了他大張的嘴里。

風暴終于主動結束了與湯安臣的“親熱”,從他的身上爬了起來,踱到湛璟燁的腳邊,用它那無辜、還帶有受傷的眼神,凝視著湛璟燁。

風暴也很委屈,它招誰惹誰了,不但無故被剃光了一身漂亮的長毛,還失去了作為一只狗狗來說,也同樣很是寶貴滴初吻。

“言——忘——書!”看著眼前如一個大肉條般的“怪物”,湛璟燁的語氣里,已帶著恨不得嗜血的狠冽。

“干嘛!”伴隨著一個好聽到可以令人瞬間迷醉的聲音,不知從哪里鉆出來一個女子。

只是,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名女子的長相,實在是與其所發出的聲音相差的如南北極一般的遙不可及。

女子梳著與這個年代已經相去了久遠的一對麻花辮子,厚厚的劉海長到蓋住了一雙眉毛,甚至到了快要將一雙眼睛也要遮蓋住了的地步。

戴著一副大到可以遮住半邊臉的黑色塑料粗框眼鏡,但卻怎么也遮不住那暗黃的臉色,還有一臉密密麻麻的雀斑。

一條洗得已經發了白的九分牛仔褲,上身一件松松垮垮的圓領黑色大T恤,腳上是一雙帆布運動鞋。

這樣的一身打扮,甚至要比這個總統府的任何一個下人還要來的寒酸得多。

湛璟燁直覺頭上的血管一陣陣的發漲,已顧不得自己之前一直唯恐避之不及的女子那張讓人倒胃口的臉,冰森的目光直直的射到言忘書的身上。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湛璟燁有些咬牙切齒的問言忘書道。

“什么?”言忘書卻一臉的毫不在意。

“為什么把風暴的毛給剃光?”湛璟燁極力壓制著那一股又一股往上狂躥的怒火。

“我不像你們總統府的人,我可是個善良又有愛心的人!這種人都要熱的快吐出了舌頭的大夏天,狗沒有汗腺,排不出汗來,你想讓它活活的熱死嗎?”言忘書振振有詞。

“你,告訴夫人!”

見已經冷的似冰的湛璟燁連一個字都不想多說的將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正在玩兒命擦拭著嘴巴的湯安臣立即一指那個專門負責風暴的下人,傳達了命令。

“是,湯先生!

夫人,狗的散熱方式只有舌頭、鼻頭和爪墊,給狗毛剃光,根本無助于它的散熱。相反,還有可能會影響它的隔熱和隔蟲,嚴重的話,有可能還會給狗造成心里面的創傷。”

看到有總統大人在場,已經灌水灌的肚子里面叮咚作響的下人似乎多了一絲的勇氣,聲音比往常都要大了許多。

“哦!看來是我的錯,我以后注意。”見湛璟燁將冷冽的目光再次的射向自己,言忘書承認錯誤的速度驚人的快。

“為什么讓這么多下人在這里蛙跳,你是閑瘋了嗎?是覺得這樣很好看?

我給你權利,讓你管理后府,你就把整個后府鬧得雞飛狗跳,你是故意和我作對是不是?”

湛璟燁指著那些不斷倒下、又不斷被人拖走的下人,已經快要壓制不住那腔怒火。

“您沒聽到他們自己嘴里念叨的話嗎?記吃不記打、狗眼看人低……

犯了哪一條,這樣的懲罰都是輕的,何況他們兩條一起犯,不罰怎么能讓他們長記性。

再說,是你說的整個后府都由我說了算,那么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你要是不滿意,可以將權利收回呀!反正我是無所謂。”

言忘書攤了攤手,說的理直氣壯。

“你……你個丑女人,真是丑人多作怪!”言忘書把湛璟燁堵的氣結,一團怒火已經不知要如何發泄才好。

“那你還娶我,都這樣了你還不把我休掉?

你們……不許給我偷懶,繼續,不然兩升水加倍!”

言忘書懟完湛璟燁后,回過頭去又對那些雖在跳著卻已放慢節奏的下人大喝了一聲。

“你……想離婚,做夢!”湛璟燁怒火中燒的低吼道。

“靠,這都能忍!”言忘書脫口而出。

“不許說臟話!”湛璟燁氣得臉色已由青轉白。

“誰說臟話了?”言忘書立即予以著辯解。

“你!”湛璟燁直指言忘書。

“我說什么了?”言忘書不知是真的還是裝的,一臉的迷茫。

“你說——靠!”湛璟燁想也不想,沖口而出。

“你也說了!”言忘書指著湛璟燁,一臉的得意。

這時就聽——“噗通……噗通……”那邊跳著的下人同時倒下了一大片……

仍在擦著嘴巴的湯安臣,已經抬手掩面。

他無所不能的總統大人呦!再次被這位丑夫人打敗。

湯安臣甚至開始暗暗崇拜起這位丑夫人來,要知道,世間能有此功力的人,也唯有這位丑夫人莫屬了。

“我說什……言忘書,你真是個又丑又粗鄙的女人!”

湛璟燁覺得,管理全國的人、將盛國打造成如今全世界最為現代化與最為強大的國家,也沒有對付一個言忘書讓他如此的頭疼和有挫敗感。

“那你還不和我離婚?”言忘書又把話繞了回來。

“你休……”

“閣下,老夫人請您馬上過去一趟!”湛璟燁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名下人的聲音響起。

“你給我好自為之!”湛璟燁用警告的眼神,狠狠的盯了言忘書一眼,轉身邁著大步離去。

還在不停的擦試著已經豐腴成香腸狀雙唇的湯安臣,見湛璟燁轉身,幽怨的看了言忘書一眼、再怨恨的看了風暴一眼后,也立即跟了上去。

而風暴,還沒平復完身心所受到的創傷,落寞的看著主人連看自己一眼都沒有就已離開,心里傷痛愈深。

回過頭來,再一看立在自己不遠處的言忘書,反應了幾秒鐘后,突的“嗚嗷”一聲,如閃電般的逃去……

“得,看熱鬧的人都走了,戲也沒什么看頭兒了,都散了、都散了吧!

不過,你們最好都給我記住今天的教訓。不然的話,下次要是再犯到我手里……哼哼!”

言忘書揮了揮手,笑的卻是一臉的不懷好意。

那些被折騰到只剩下半口氣的下人們,在聽到言忘書說散了的時候,心里全都是一松,正要暗自慶幸時,卻聽到她后面的那句話,還有那瘆人的冷哼。

不禁全身俱是一個哆嗦,后背也一陣的發麻。再也沒有了任何一絲僥幸的心思。

……

回到自己房間的言忘書,整個人都蜷縮進一個椅子里,屈起雙腿,用臂環住雙膝,心中,是一陣凄涼的疲憊。

她不知這個壓抑、對她來說又另類的空間,還能讓她堅持多久。

于是,不禁在心里再次一遍又一遍的問著自己——

“都說紅顏禍水,難道丑陋也會是一種禍端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當初自己與母親所選擇的那種生活,又有何意義呢?”

但是心底里的聲音卻給了她堅定的答案,那就是如果現在讓她選,時光若真的能夠回流的話,她還是會選擇從前與母親相依為命的那種生活。

因為,那時的時光,才是她最感溫暖與安心的美好時光,是她最愿被愛與陽光包裹著的柔色的港灣。

大片大片的回憶,開始毫不受控的裹挾著萬千滋味,撲天蓋地的席卷而來……

全世界都求我和你離婚

全世界都求我和你離婚

作者:長石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將總統府鬧得雞飛狗跳后,言忘書果斷帶著肚子里的球跑路了。總統大人面上波瀾不驚,暗里卻咬牙切齒的發狠,找到人后,一定要鞭子蘸鹽水,...

小說詳情
复式注数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