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寶貝全文閱讀 夏初心楚尋小說微信內閱讀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寶貝全文閱讀 夏初心楚尋小說微信內閱讀

時間:2019-10-17 09:38:41編輯:含煙

小說角色名是夏初心楚尋的小說叫做《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寶貝》,這本書是作者雪色琉璃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了一場死亡游戲,她成為神秘帝少不可碰觸的逆鱗。借尸還魂,她只想借他暫避風雨,他卻步步緊逼。從此,他幫她報仇雪恨步步繁華;她幫他……腹黑帝少VS重生蛇蝎女,掀開那一層薄紗,才發現深情相許已十年!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寶貝》 第9章 好戲,就要開場了! 免費試讀

“怎么?跟本少回去?”

柔莎莊園的夜色里,楚尋站在道邊,看著身后亦步亦趨的女子,眼底噙著玩味的笑意。

暗影中,夏初心的衣裙被風吹起,將她的窈窕身影凸現出來,她垂著頭,有點尷尬的道,“你不是說,要去做點有意義的事情么?”

她心跳如同鼓擂,眼前這個男人太會撩人,她規規矩矩十幾年,哪里能夠招架得住?這會兒,只覺得自己說話的聲音都在夜風中飄忽著,透著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她沒敢抬頭,低低說完之后,看著自己的腳尖。

男人眼底的笑意越發璀璨,逐漸染上醇酒一般的色彩,湊近她耳畔,灼熱氣息蕩開來,“那你告訴本少,什么事有意義的事情?”

這個聲音,如同來自魔鬼的誘惑,令人心神浮亂。

夏初心吞了吞口水,“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哦?那走吧。”男人聲調揚起,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撤身,扭頭,往自己入住的閣樓走去。

小道上,只剩下兩人的腳步聲,以及秋日的風聲。

夏初心看了一眼道路兩側的閣樓,深吸一口氣,腳步堅定起來,快速跟上他的腳步。

反正,她也不是什么黃花大閨女,楚尋這樣的男人,她也不吃虧。

更遑論,她真的需要借他的勢。

她和他現在走的越近,也就越安全。

轉眼間,兩人已經來到了樓上。

阿重早就在樓道里候著了,一看到楚尋過來,便上前道,“少爺安排的事情,都辦好了。”

說著,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夏初心。

夏初心看不懂阿重這個表情,諱莫如深,卻又復雜探究。

什么辦好了?

她亦不知,只是隱約間感覺到,阿重說的事情,似乎和自己有些關系。

就在她愣神之間,楚尋扭頭,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來,卻沒有說話,只是看她一眼之后,轉身進屋。

夏初心有點犯懵,他們都這么看著自己,什么意思?

她亦步亦趨跟著進去,在沙發上坐下來,百無聊賴。

楚尋不說話,她就只能呢個干坐著。

而楚尋則,坐在了落地窗前的竹椅上面,將挺拔的后背給了她,不知為何,有那么一刻,她感覺這個背影……

竟是似曾相識!

旋即,夏初心就狠狠搖頭,讓自己清醒一些。

怎么會呢,沈顥說他已經死了……

她肯定是太想念太擔憂懷里揣著太多的仇恨,所以才會看錯了人。

更何況,他是多么溫雅和順的男人,春風十里,溫暖人心。

而楚尋,則像是潛伏在森林里的野豹一樣,最貴華美,渾身上下都透著濃墨重彩的氣息,而且,高傲冷漠,性情反復無常,眼神危險肆虐,笑容魔魅冰寒……

更何況,他是高高在上的楚尋。

又怎么會和那個和自己一起白手起家的沈晗扯上關系呢?

夏初心胡思亂想著,屋里靜默的就像是一座空城,她都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這種感覺真是一言難盡。

過去足足半個多小時,那男人才背對著她,悠悠開口,“云二小姐在等什么呢?”

隱約中,夏初心感覺他的聲音里帶著某種戲謔的味道,他……似乎是在笑?

可是,她在等什么呢?

氣氛驟然變得古怪起來,因為這里只有一間臥室,她要是不坐在這里,難道去臥室睡?那可是他的床……

可坐在這里,他卻又問出這種問題來!

夏初心莫名紅著臉,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就聽那男人又道,“過來。”

清淡的聲音,仿佛沒有溫度,這如同某種命令,帶著不可忤逆的氣息。

夏初心起身,走到他身邊站著。

這樣一來,她倒是比她高出一截來,低頭看時,卻發現那男人正慵懶的靠在椅子里,狹長的眸子微微瞇著,目光投向前方的閣樓。

夏初心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心里的旖旎頓時被仇恨沖散,她的拳頭下意識的握緊!

婚禮結束已經兩個多小時了,這個時候,沈顥和云雅曦,應該要回來了吧?

昨天,活生生葬送了妻兒,今天就能和別人洞房花燭。

沈顥,他究竟是個什么樣的禽獸!

夏初心的指尖,深深的陷入自己掌心。

這個時候,車子開進來的聲音傳來,而后是沈顥和云雅曦的嬉笑聲,以及一些亂糟糟的雜音。

“他們回來了。”坐在椅子里的男人突然輕聲開口。

夏初心的目光,不由落在他臉上。

暗光當中,他的表情都深藏起來,她看不出什么來。

正準備扭頭,他的聲音再次傳來,“好戲,就要開場了。”

什么意思?

夏初心不明白。

正琢磨著,前方閣樓里,突然傳來一聲高亢驚慌的尖叫聲!

“開始了!”緊接著,楚尋的聲音從耳邊揚起。

夏初心看不清他的眉眼,卻清晰的感覺到,這一刻,他似乎又笑了。

只是這小聲,冰寒無比。

夏初心將目光投向那邊的閣樓,剛剛那聲尖叫是云雅曦的聲音,就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么事情……

難道說?

夏初心驟然扭頭,不可思議的看著楚尋,“你真的……”

而前方那幢閣樓上,布置的圣潔溫馨的新房里,此時一片混亂。

云雅曦剛剛掀開被子,就看到一具黑色的尸體躺在床上,脖子上不斷地有鮮血流出,將床單都染紅了!

血腥的氣息撲面而來,云雅曦驚駭欲絕的趔趄這栽倒在地面上,嘴唇不停顫抖,

“這……這……這不是藏獒嗎!”

那藏獒脖子上,還帶著一個金色的鈴鐺。

那是她當初親手給她戴上的,又怎么會認錯!

可是,此時,它的尸體為何出現在了她的婚床上!

就在兩個小時之前,它還好好地,在婚宴的角落里,吃著為它特意準備的生牛肉!

云雅曦一時間根本回不過神來,死死的盯著那藏獒的尸體,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沈顥的臉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是他的婚禮,可實在是太憋屈了!

被楚尋刁難,被云君瑞打不說,現在就連個洞房花燭也不得安生!

究竟是誰!

是誰!

沈顥像是沒頭蒼蠅一樣打量著四周,完全忽略了一件事情:此時自己只是在新房里面,又怎么可能看得見這下毒手的人?

“是不是夏初心!”云雅曦有些神經質的道。

她膽子的確很大,心狠手辣,但是,這藏獒的尸體出現的太蹊蹺也太突然了,除了夏初心之外,她都想不到第二個和這藏獒有仇的人!

沈顥冷笑一聲,臉上凝結著寒鐵一樣的怒意,“夏初心已經死了,肯定是云君瑞!”

云君瑞?

對,對,夏初心已經死了!

是云君瑞,她記起來了,云君瑞今天對沈顥動手的時候,說他曾經給夏初心送過花,肯定是云君瑞為了給夏初心報仇,所以才……

可,“云君瑞怎么知道夏初心死了的!”云雅曦臉色詭譎的盯著沈顥,想不明白這中間的來龍去脈。

沈顥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沉沉的道,“他未必就發現夏初心的死,這藏獒,只是個巧合。”

云雅曦胸脯劇烈的起伏著,這個時候也逐漸冷靜下來,“你說的沒錯,這只是個巧合。”

正準備叫人將這藏獒的尸體弄出去,門外便傳來了管家的聲音,“大小姐,沈先生,老爺子叫你們過去一趟!”

頓時,沈顥和云雅曦面面相覷:老爺子這個時候叫他們做什么?

這可是兩人的新婚夜,就算是老爺子需要解釋,也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打岔!

可那管家又催道,“大小姐和沈先生還是快點吧,老爺今天耐心不太好。”

云雅曦皺著眉,只好將那藏獒暫時晾在那里,道,“走吧,去見我爸爸。”

沈顥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他只能鐵了心的倒向云蒼,一口咬定自己愛的人是云雅曦,保證以后對云雅曦好,這樣才能平息云蒼的怒火,同時,繼續和迪越集團合作下去。

只是云君瑞,恐怕是個***煩。

沈顥帶著云雅曦,面色沉重的去見云蒼。

“陳管家,老爺子怎么了?”云蒼不由得問了一句那老管家,準備先探探口風。

那老管家卻是面色復雜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并不知道老爺子怎么了,沈先生想要知道,去了自然就清楚了。”

陳管家油鹽不進,沈顥只能兩眼一抹黑的進屋。

只是沒想到,人剛剛一腳踏進屋去,云蒼一疊照片就全部甩在了他臉上!

沈顥臉上被抽的生疼,還沒回過神來怎么回事,云蒼的怒吼就從前方傳來,“沈顥,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騙我!你看看,你看看這都是什么!”

沈顥低頭來,在看清那一地的照片的時候,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那照片里,全部都是他和云若汐在一起的情景,兩人雖然沒有太過親密,但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兩人是什么關系!

“爸爸,請允許我解釋……”沈顥著急的看向云蒼,“我只是將若汐當妹妹看,并沒有……”

云蒼雙目冒火,“這么齷齪的事情,你弄到明面上來,你是蠢豬嗎!”

他又不瞎,早就知道是沈顥劈腿云若汐,和云雅曦在了一起,但是女兒也只是他的棋子罷了,換誰都一樣,他在乎的,也只是雅森集團在國內的影響力而已。

可現在這些東西被人刻意的送到他辦公桌上,問題就變得嚴重了。

因為,現如今和云若汐在一起的人,是楚尋!

复式注数计算器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寶貝

逆天重生:腹黑帝少的蛇蝎寶貝

作者:雪色琉璃類型:都市狀態:連載中

一場死亡游戲,她成為神秘帝少不可碰觸的逆鱗。借尸還魂,她只想借他暫避風雨,他卻步步緊逼。從此,他幫她報仇雪恨步步繁華;她幫他……...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