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都市 > 蘇鳳趨南
《蘇鳳趨南》最新章節 蘇鳳趨南蘇晚夏慕南宸全文閱讀

蘇鳳趨南 夏藤椒

主角:蘇晚夏慕南宸
主角是蘇晚夏慕南宸的小說是《蘇鳳趨南》,它的作者是夏藤椒寫的一都市類小說,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慘遭未婚夫背叛,生活陷入一團糟的蘇晚夏,救治并收留了一個受傷后失憶的男人,給他取了一個超低級的名字,....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06 19:40:2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第1章 支離破碎的獻身之約

蘇晚夏是薄昕岸的未婚妻,從十六歲到二十二歲,整整六年。

他們曾經約定,在她二十二歲生日這一天,就將生米煮成熟飯,扯證生孩子。

今晚就恰好是她二十二歲生日。

煮成熟飯之前應該先扯證,這是她所認為的完美流程,但薄昕岸在外市出差,晚上才能趕回,于是蘇晚夏毅然決定,先煮成熟飯再扯證。

今晚,她狠心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存款,預訂了芙城最昂貴的酒店頂層總統套房。

天澍酒店,高達六十層,至尊奢華,臨窗望去,一片燈火璀璨。

她刻意穿了紅色姓感的蕾絲吊帶長裙,還精心布置了燭光晚餐,配了一瓶足以花掉她接十個小配角所賺片酬的昂貴紅酒。

為今晚這一場獻身之約,她已一貧如洗,不過她認為值得。

薄昕岸已經事業有成,他說過,他的成功有她的一半功勞,他的就是她的。

精質的木門打開,身材頎長挺拔的男人出現在門口,黑色西褲,白色襯衫,與西褲同色的西裝隨意地搭在臂彎。

二十五歲的年紀,全身都彌漫著成熟且事業成功的男人的魅力氣息。

蘇晚夏風一般飄過去,撲進他的懷里,仰頭嬌俏地看著他英俊的臉,“昕岸?!?/p>

男人卻是皺了下眉,一只大手僵硬地扣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順便關上了房門,薄削的唇淡淡地張合了一下,“晚夏?!?/p>

他瞥了一眼她精心準備的燭光晚餐,又低眸看著她這一身顯然刻意修飾過的裝扮,眸底掠過涼涼的嘲諷。

她是侍候過多少男人,才練就了這樣勾人的眼神,以及這看似浪漫而燃情的燭光晚餐?

驀然收緊大手,帶著她直接壓在了床上,他邪肆地勾著唇,暖昧得離她只有零點零一毫米,“生日快樂,晚夏?!?/p>

身體被男人覆蓋,所有的感官神經都被濃郁的男性氣息淹沒,蘇晚夏緊張得心臟如小鹿般撲通撲通亂跳,“昕……昕岸,我們要不要……先吃晚餐?”

薄昕岸的唇角撩起笑意,但笑意卻無法蔓延至眼底,大手已經在她的腰際肆意地游走,“先把我們兩個煮成熟飯,再享用你的燭光晚餐?!?/p>

說著,他大手一用力,就要扯掉她的長裙,那模樣,再也無往日的溫和儒雅。

蘇晚夏嚇壞了,本能地摁住一瞬間繃開的肩帶,緊張地看著上方的男人,緋色的雙唇都止不住顫栗。

倘若不是與這個男人青梅竹馬相扶相攜了那么多年,她都要以為他變了。

冷靜了三秒鐘,她這樣安慰自己,憋太久的男人都容易這樣火急火燎。

她以為她的昕岸哥哥會理解她初經人事的窘迫和恐懼,但他卻怒了,頗為諷刺甚至粗魯地推開了她,站起身,眼神薄涼刺骨。

他雙手***西褲口袋,寒涼的羞辱性語氣,“蘇晚夏,你在我面前還裝什么純情處,女,睡過多少男人你自己不清楚?”

仿佛驚雷在晴空炸響,蘇晚夏怔在床上。

她看著他,“昕岸,你……你說什么?”

她沒想到,她懷著一顆純白的少女心,等來的和她最心愛的男人結合的夜晚,竟在這樣一句話里,被炸得支離破碎。

薄昕岸邪佞地挑起她肩膀上的吊帶,“裝什么?”

手指若有似無地劃著她嬌嫩白皙的肌膚,輕薄到極致,“你穿成這個樣子,不就是溝引我睡你嗎?我滿足你,你居然還要矯情,很倒胃口不是嗎?”

蘇晚夏激動地站了起來,“我們不是約定……”

“約定今晚睡了你,”薄昕岸直接打斷她的話,眼神諷刺極了,也輕蔑極了,“想讓我睡,那就自己脫,反正在男人面前脫衣服,你應該很拿手,讓我也領略一下你有多風情萬種?!?/p>

“薄昕岸!”蘇晚夏尖銳的聲音劃破了奢華總統套房的寧靜,這樣赤果果的羞辱,讓她的理智瞬間脫韁,她的聲線都僵硬得密密麻麻地顫抖,“到底為什么?”

到底為什么,這個她曾經放棄自己上大學的機會,拿出母親留給她的所有積蓄供他上大學,并用自己所有工資助他創業的男人,今晚會如此對她?

他的溫潤如玉,風度翩翩,他的海誓山盟,金玉諾言,為何在這個夜晚,變得那般薄情而血肉模糊?

薄昕岸殘忍地笑了,“你問我為什么?”他捏起她的下巴,譏誚的眼神鎖著她的臉,“你在娛樂圈里混了這么多年,到底上過多少導演和投資人的床,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蘇晚夏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臉色瞬間蒼白如紙。

她頂著一張絕世的容顏,擁有黃金比例的好身材,演技也不錯,天知道,為了不被潛規則,她拒絕了多少次可以大紅大紫的機會,又得罪了多少權貴?

闖蕩娛樂圈六年,本可以紅極一時的她,卻依然還只是演一些小配角。

她如此艱難地在大染缸里潔身自好,把辛苦賺來的錢全部拿給他助他創業,如今他事業有成,卻來如此污蔑她。

心已然涼到了冰點。

“薄昕岸,就算你不喜歡我了,想分手,也不必用這么惡毒的話來污蔑我?!?/p>

她與他之間,和平分手,那叫拋棄,如此污蔑,那叫毀斷。

肩帶已經繃斷,她要時刻拉著才不至姓感的薄裙落下來,樣子難堪而狼狽。

薄昕岸的眸底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星芒,似有不忍,但那種情緒稍縱即逝,“說我污蔑你,那就證明給我看?!?/p>

蘇晚夏冷笑。

證明給他看,怎么證明?

眼前迅速閃過他們從前恩愛幸福的模樣,還有她為他守身如玉,得罪那些權貴而倍受排擠甚至報復的委屈情境,盈潤飽滿的淚滴噙在眼眶里,倔強地不肯掉下來。

有那么一剎那,她覺得豁出去算了。

一股熱血涌上百慧穴,她做了一件未經大腦思考的事——

“唰”的一下,她將紅色的吊帶長裙扯落了一個肩膀,大片白皙的肌膚果露在乳白色的燈光下,彌漫著炫目的琉璃一般暖昧的光澤。

她咬著牙,努力忽略已經在心臟深處如駭浪一樣翻涌著的屈辱和恨意,

“好,我證明給你看,今晚就履行之前的約定,你可以親身來驗證,我還是不是處、女?!?/p>

小說《蘇鳳趨南》 第1章 支離破碎的獻身之約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复式注数计算器